顶点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353章 一个月(二合一)

第2353章 一个月(二合一)

        乌云遮蔽天空,明月的光辉完全被遮蔽,但城市依旧透亮,那属于人类的文明之光,将黑暗驱散、照亮整座城市。

        和相比以前扩大了两倍的巡逻队一起驾驭妖云在城市上空游荡的奴良6生俯视着东京的盛景,默然不语。

        “6生少爷?”

        察觉到奴良6生有心事,黑田坊靠了过来,准备做一个聆听者,然而奴良6生一语不,只是默默地看着下方,同时心中回忆起过去一个月来的种种场景。

        一个月前,来自阴阳厅的十二神将大连寺铃鹿和来自京都的花开院柚罗加入了他们,协助讨伐随时可能来袭的芦屋道满。

        当时生了不少事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白井月拒绝对战芦屋道满,以及土御门春虎身上生的事情。

        白井月拒绝对战芦屋道满,让他们压力倍增,虽然白井月的理由很是正当,说是芦屋道满已经是残躯一具,不复当年活着的时候那么强大,但那终究是芦屋道满。

        人的名树的影,芦屋道满这个名字,本身就充满了威慑力。一想到即将亲自面对芦屋道满,奴良6生就不禁感觉血液在沸腾,既有紧张、也有激动。

        这一个月来,他们常常聚集在一起,为如何对付芦屋道满而演练,彼此熟悉各自的能力,并按照花开院柚罗提供的诸多信息进行配合。

        大连寺铃鹿不愧是十二神将,各种咒术都十分娴熟,威力也很强大,虽然据她所说自己更偏向于研究,但终归是十二神将这一级别的强者,加上她控制的一些式神,战力不可小觑。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大连寺铃鹿总是和仓桥京子不对盘。

        花开院柚罗的实力很难界定,以个人实力而言,花开院柚罗只能算是普通阴阳师,用的阴阳术很多都是土御门夜光改良前的陈旧阴阳术,战斗力在所有人中算是垫底。

        但花开院柚罗有十分优秀的式神以及式神控制力。

        以北斗七星命名的式神各有各的特点,每一个式神都很强力。花开院柚罗凭借自己高的精神力,可以同时维持多个式神多线作战,听说这是十分强悍的才能。

        并且,花开院柚罗持有花开院家族的特殊咒术,可以和式神融合挥出更多的力量。

        不是咒禁道那种禁忌招数,而是随时可以解除融合的特殊融合,据花开院柚罗所言,这种特殊咒术算是花开院家族立身至今的根基之一。

        幸好这种咒术需要身躯为凭依,不然对花开院家族更加精通的芦屋道满使用这种咒术,他们真的可以不用打了。

        说起特殊咒术,仓桥京子似乎在研究新的咒术,每次和大连寺铃鹿吵闹之后,都会躲到角落里,口中喃喃着念着什么。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咒术,不过应该是十分强大且危险的咒术,前几天角落里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帷幕,直接将教室的一角崩灭,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之后再训练,大家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仓桥京子所在的区域,生怕仓桥京子的咒术实验把他们给波及进去。

        就连每天互相对砍的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造成的危险都不如仓桥京子。

        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对砍,也就是冰昙天和赤染樱交击时产生的雾气比较烦人罢了,两人都是剑道高手,不至于出现砍错人这种事情,但仓桥京子的咒术实验失败造成的无差别毁灭,是真的会波及到众人的。

        好在除了仓桥京子之外,其他人的训练都很正常,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阿刀冬儿的训练没什么可谈的,他现在每天就是不断鬼化,提高自己对体内恶鬼的控制力,和其类似的还有家长加奈,作为辅助,家长加奈每天只要不断往队友身上提供Buff就可以了。

        忌野静流那边情况比较麻烦,为了应对芦屋道满,现在忌野静流不练攻击,专门练习禁锢,而作为最擅长躲避的奴良6生则作为忌野静流的练习对手,锻炼躲避能力。

        一想起那不断朝自己包围过来的金色锁链,奴良6生就不禁有些头痛,这种本身自带锁定的灵装加上主人的控制,他要怎么去躲啊?这不是纯粹为难人吗?

        不过考虑到即将面对的对手和作战方式,奴良6生只能坚持这种自虐式的锻炼。

        他的锻炼目标,可是潜行到芦屋道满身边,用手中的弥弥切丸给芦屋道满划上一刀!

        土御门夏目和土御门春虎的情况也值得一提。

        土御门夏目一边疯狂地锻炼自己,学习新的咒术,一边指导土御门春虎。

        如果是原先的土御门春虎,肯定会被众人放养,到时候土御门春虎只要手持咒具在一旁策应就好,但现在的土御门春虎不同了。

        原先土御门春虎只能勉强感应灵力,对灵力的控制力十分弱,而在白井月将那个五芒星抹去后,土御门春虎展现出来的天赋比土御门夏目还要高。

        据仓桥京子说,白井月帮助扩大了土御门春虎和灵力感应的通道。

        如此天赋的土御门春虎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角色了,所以这一个月来,土御门夏目给土御门春虎恶补阴阳术,希望到时候土御门春虎也能够成为主要战力,为他们战胜芦屋道满提供一分可能。

        众人齐心协力,如此锻炼一个月后,每个人的实力都有了充足的增长,可以说是已经做好了迎战芦屋道满的准备。

        可是到现在芦屋道满连影子都没有,让众人心中难免有些烦躁。

        除此之外,奴良组内部仍不平息的反对声,也让奴良6生感到头疼,奴良6生只好趁着巡逻的时候,稍稍放松自己。

        思绪纷飞了一会儿后,奴良6生不知怎么地,回想起了当初见面,自我介绍时花开院柚罗说的一句话:“我将立于阴阳师的巅峰,然后继承花开院家族!”

        “真是的,一个小女孩都有这样的志向,我怎么能够落后呢?”

        “6生少爷?”

        “没事,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

        奴良6生摸着詾口,在那里,有一张昨天突然出现在他宿舍里的邀请函。

        邀请他周末前往捩眼山一会。

        原先对这个邀约,奴良6生还有所疑虑,而现在,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那不如正面出击,然后斩出一片未来!

        第二天,奴良6生在和大家打个招呼后,独自一人请假离开了阴阳塾。

        其他人都看出奴良6生最近有心事,知晓他这是要去解决什么事情,但没有一个人跟随,家长加奈虽然想要一起,但却被仓桥京子拦了下来。

        “现在的你,和他一起去太危险了。这种时候,你要做的不是成为累赘,而是在身后默默祈祷,等待他得胜归来就好。”

        家长加奈闻言,身体微微一颤,而后蹲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真的不用跟去吗?”

        大连寺铃鹿走到仓桥京子身后,小声询问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一个人去的话,太危险了吧?京子,他要是出事了,我们这个团队可是会瞬间崩塌的。”

        别的不说,被仓桥京子劝阻的家长加奈就会率先离去,甚至会因此恨上仓桥京子也说不定,其他人也会因为这件事情感到内疚,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跟过去,这样的团队不当场溃散就算不错的了,更别说去对付芦屋道满。

        大连寺铃鹿很清楚这个团队的重要性,这可是有土御门夜光转世这个主角的团队,必然牵扯白井月某种大计划,大连寺铃鹿可不想让这个团队解散。

        “大不了耽误一两天课程而已,对我们来说,这一两天课程其实无所谓的吧?”

        “铃鹿,奴良6生不会出事的。”

        仓桥京子和大连寺铃鹿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算是合作者,是共犯,她们默契地一同维持着白井月的谋划,但她们却从来没有具体沟通交流情报过。

        所以她们经常会产生一些冲突。

        不过为了维持白井月的计划,两人都会仔细为另一方解释自己做那些事情的原因,这一次就轮到仓桥京子为大连寺铃鹿解释了。

        “现在是合作的蜜月期,奴良6生是人类和妖怪合作的关键,人类一方是绝对不会让奴良6生出事,必然密切监视。”

        “妖怪一方也是如此,作为奴良组的继承人,很多妖怪都游曳在奴良6生四周。只是平日里奴良6生不出阴阳塾,所以这些保护者不明显罢了。”

        仓桥京子精通鬼道,很轻易地就通过灵压现那些隐藏在周围的妖怪们,有这些妖怪在,奴良6生想出事都不容易。

        “更何况,他也看着奴良6生呢。”

        他?

        大连寺铃鹿一愣,而后突然明白了,这是指白井月。

        “他也看着奴良6生?可是···”

        大连寺铃鹿的目光看向土御门春虎,照理说,白井月的目光不应该聚焦在土御门春虎这个主角身上吗?

        这个反应让仓桥京子有些讶异,很快她就想明白为什么大连寺铃鹿会有这种反应了:“你也知道他是主角?不过···你只知道他一个吗?”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主角还有多个吗?”

        所谓的主角,应该是一个故事的核心,多主角的故事虽然存在,但土御门春虎显然也是多主角中的核心主角啊!

        仓桥京子摇了摇头:“多的,不是主角,而是故事。”

        看着大连寺铃鹿脸上的愕然,仓桥京子微微一笑,她曾经也和现在的大连寺铃鹿一样,对这种事情感到不可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

        “多的,是故事,现在有多个故事交织在一起,主角也不只土御门春虎一个。”

        心中震惊了一会儿后,大连寺铃鹿握紧双拳,低声问道:“那还有谁?除了土御门春虎和奴良6生之外,还有谁是主角?”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

        仓桥京子的目光看向正互相对砍的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

        “正常的故事里,咒禁道出身的忌野静流应该是洗白的反派,那么主角应该就是灾对策室出身的人。谏山黄泉,还有土宫神乐,这两个人中的一个应该是主角,另一个是主角的羁绊。至于更具体的,我也分辨不出来。”

        洗白的反派?

        大连寺铃鹿不禁想到了自己,若是没有白井月插手,她应该就是洗白的反派之一吧?暗暗不爽地哼了一声后,大连寺铃鹿继续问道:“三个主角,这就意味着三个故事吗?白井大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大连寺铃鹿很是疑惑,白井月如果要解析命运的话,一个故事不应该是最好的观察对象吗?将诸多故事一起交织的话,应该很麻烦吧?

        对此,仓桥京子微微一叹:“谁说这是月做的?”

        大连寺铃鹿闻言先是一愣,在明白仓桥京子的意思后整个人都颤抖了。

        “不要怕,虽然这是一场对弈,但月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虽然她之前也是一样害怕,但得到白井月承诺之后,仓桥京子现在无所畏惧。

        “月会站在我们身后,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更多的,只需要管住现在就好。至于奴良6生······”

        仓桥京子顿了一下,而后继续说道:“我们这边暂时不会出现危险,所以月肯定是会看着奴良6生的。不管奴良6生遇到什么,月都会及时赶到。”

        大连寺铃鹿抱膝蹲下,神情恍惚,仓桥京子的话语释解了她最初的疑惑,但她反倒是有了更多的疑惑,可惜白井月不在,她想要求个解释也没有办法。

        至于仓桥京子···虽然仓桥京子比她知道的多,但显然知道的有限,问了作用也不大。

        抬头看向天空,大连寺铃鹿无奈抚额,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居所,然后供奉一下幽幽子姐姐。

        这世间冷漠无情,也就是幽幽子姐姐的祝福有些温暖了。

        另一边,奴良6生在数度转车之后,终于是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捩眼山。

  http://www.23tt.net/game/979_4077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t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3t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