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823.八千万和一百万(万字求订阅!)

823.八千万和一百万(万字求订阅!)

        “额~”

        江勤有些尴尬,因为太直白了!

        而且,他直接就心动了!

        毕竟他的头上还压着傅炎熙呢。每一次他们做点什么小动作,拿大头的都是傅炎熙,他只有小头。

        所以足足5o个,已经完全可以让他心动了。

        这时邓若谷笑道:“江院长,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你这样……不好哇。”江勤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却也没有把礼盒给让回去,而是就那么摆在桌子上。

        他接着道:“邓总,我知道那个直线加器的专利现在很热,尤其是你们医疗器材行业,都在抢呢!”

        “所以……这事情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的。”

        邓若谷哪能不知道江勤这是什么意思,立刻应道:“江院长放心,傅校长那边,我自然也会表示的。只要您能帮我引荐一下。”&1t;i>&1t;/i>

        江勤一愣,倒是对邓若谷渐渐有了好感。

        至少,他是做好了准备工作才来的,就连傅炎熙是主要负责人也知道了?

        学校的副校长不止一位,但各自分工不同,有主抓教学的,有主抓科研的……

        而傅炎熙,正是主抓财务和校务这一块的,挂的也是常务副校长的名头,算是学校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按照学校的规定,虽然最后的成交也需要校长的签字盖章,可一般来说,只要价格没问题,卖给谁不卖给谁,就是傅炎熙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也就造成了,大家都要去走他的门路这个情况。

        “看来你了解的事情还挺多的嘛。”江勤笑道。&1t;i>&1t;/i>

        邓若谷点点头:“江院长,我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今天呢,也只是见面礼而已。事成之后……你懂的。”

        “呵呵~”

        江勤伸出手按在锦盒上,脑子里已经转开了。

        之前他对傅炎熙说的话并不虚假,从昨天被曹文凯怼了一顿之后,他就开始找下家了。

        可是……学校并未拥有1oo%的专利产权,这就导致了那些企业根本不敢触雷。

        毕竟虽然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许多操作的空间。

        然而这个技术可是登上了a类论文的,属于真正“尖端高科技”这个范畴里的。包括曹文凯本人,也是国家科学院的预备役人选。

        要知道,国家在专利保护这方面,不作为的时候不作为,可一旦作为起来,结果不是那些企业能够承担的。&1t;i>&1t;/i>

        更何况是一个才4o多岁的准院士呢?

        真要告起来的话,说不准就赔的倾家荡产了!

        这也就导致了江勤的推销失败,偏偏傅炎熙又告诉他,必须立刻脱手了……

        如果把这件事按在校内查起来,他们的事情也就纸包不住火了。可只要把那8o%的专利产权卖掉,曹文凯就算真要找麻烦,找得也只能是那些企业了!

        商业上的事情,其实江勤并不算懂。这个结论也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并且自认为正确。

        所以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怎样脱手那8o%的专利产权!

        恰好在这个时候,邓若谷送上门来了……

        他想起来,邓若谷确实找过他。只不过因为某些“规矩”上的事情,别人一直做得比邓若谷好,也更早,所以他一直毫不在意的晾着邓若谷。&1t;i>&1t;/i>

        令他没想到的是,邓若谷很开窍嘛,马上就不差事儿了。

        既然如此,送上门的馒头不啃白不啃呐……

        如是想着,江勤把锦盒推了回去,最后叹了口气道:“邓总,不是我不帮你。只不过,这件事现在确实很为难呐!”

        “所以你还是回去吧,如果有消息,我再通知你好了。至于这些东西嘛,无功不受禄。”

        邓若谷急道:“江院长,别呀!”

        他皱了皱眉,慌忙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恳切道:“江院长,拜托了!我实话跟您说了吧,这本来是我准备见到傅校长的时候……的那个。”

        “里面是……1oo……”

        他把银行卡轻轻的塞进了锦盒了,又推了回去道:“无论如何,你要帮帮我呀!傅校长,像我这样的人平时也没机会见到他,您说是吧?”&1t;i>&1t;/i>

        “谁不知道学校里,就数您跟傅校长的关系最好了呢?”

        江勤看着邓若谷急切的表情,心中大笑!

        他的手可按一直按在锦盒上没离开过呢,无非就是用了点套路,立刻就多了1oo个!

        差不多了,也不能太狠!

        江勤在心中告诉自己,随后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试一试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这个专利是刚批回来的,我们还没有完成对曹文凯教授那部分专利产权的回购。所以,哪怕学校搞定了,到时候曹文凯教授那边,你还得再买一下。”

        “当然了,我们这边的价格,也会扣除那2o%的。”&1t;i>&1t;/i>

        江勤尽量用轻描淡写的口气,把这个关键的问题一语带过了。

        一说完,他就在观察着邓若谷,想要看看他有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好说,好说。对了江院长,到时候还得麻烦您替我引荐一下曹教授呢。我可是希望投入生产之后,还能继续改良换代的。”邓若谷像是根本没注意到他话里的陷阱似得,答应得非常快!

        江勤笑呵呵的放下心里,同时也把锦盒拿起来,放到了自己那一侧的另一个小茶几上……

        …………

        …………

        把邓若谷送出门之后,江勤从锦盒里拿出一根雪茄,又随便摸出几沓钞票,朝卧室里唤了一声。

        女孩依旧是清凉的吊带睡裙,下摆很低,弄得人很热……&1t;i>&1t;/i>

        她乖巧的接过雪茄,从茶几上找出雪茄剪和点烟器,为江勤把雪茄点好。

        “拿去买个包吧~”江勤把那几万块钱扔在桌上。

        限量款的绝对买不起的,但是基础款,够买两三只驴包了。

        女孩很开心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才钻进浴室换衣服……不用化妆,因为在江勤起来之前,她就化好了。

        所以到底是谁套路了谁?这可真的不好说。

        江勤拿出手机,向傅炎熙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傅炎熙听完,也是放松道:“有人接盘就好。只不过我想了又想,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再劝一劝曹文凯,可以把姿态摆低一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1t;i>&1t;/i>

        江勤皱眉,有些谨慎道:“傅校,是不是……有什么动静啊?”

        “…………”傅炎熙沉默了片刻,轻叹道:“校长告诉我,这两天他就会回学校,陪同上京城来的一个巡视组。不过不用担心,也就是走走过场的。”

        挂断电话,江勤在心中大骂傅炎熙不厚道啊!

        有好处他吃大头,出了事又要我来出面?

        但是无奈,谁让他是副校长,自己只是个院长呢?

        自己在院长位置上都呆了十来年了,说好的兼一个副校长,哪怕只是虚职,待遇也不一样啊,也一直都没有落实下来……

        江勤等女孩换完了衣服,搂着她的细腰一起出门了。先带女孩到附近的餐厅吃了个饭,便自己驾车离开了,让女孩自己打车回去。&1t;i>&1t;/i>

        …………

        江勤的车子停在了学校的宿舍院大门口。

        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让他有些感慨起来……

        三十多年前,他的人生也是从这里起步的。甚至当初分给他的房子,现在都还留着等拆迁呢~

        因为规划局的朋友告诉他,济同大学在郊区的新校区已经投入使用好几年了,这个老校区也只剩下一些实验室和研究生、博士生。

        所以已经在考虑直接拆迁掉了!

        对于这种消息,江勤可不会随便去分享,闷声大财才是正道。

        只不过,想当初自己跟曹文凯还是邻居呢,自己的孙子还跟曹文凯的女儿青梅竹马。

        再看现在呢?&1t;i>&1t;/i>

        自己的孙子早就在东海市最好的私立学校接受双语教育,只等着高中毕业就出国了,而曹文凯的女儿,还在为了学区房而烦恼着……

        将来的话,两个孩子就会变成两个世界的人!这就是父母长辈给的起跑线不同,造成的人生轨迹不同!

        江勤摇头笑了笑,心道如果曹文凯再不开窍的话,说不定真是要耽误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前途了。

        念旧情,好歹当初也是一个办公室混出来的,又邻里多年,如果能劝得话,他也不介意跟傅炎熙说说好话,别再为难曹文凯了。

        又联想起昨天自己被曹文凯怼得火冒三丈,江勤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大人有大量呐。

        “太迂腐了,不跟他一般见识!”&1t;i>&1t;/i>

        江勤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就开始朝着里面走去。

        一路上,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恭敬的喊一声:“江院长好。”

        他则是温和微笑,点头致意,觉得自己颇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

        到了曹文凯门前,江勤抬手按了门铃……

        “叮咚!”

        “咔哒!”

        门开,探出一个小脑袋来,随后便笑了:“江爷爷!”

        “囡儿,你爸爸在家吗?”江勤慈祥的问道。

        “在呢!”可爱的小女孩回身就跑了进去唤道:“爸爸,江爷爷来了。”

        坐在客厅里的曹文凯起身,神色复杂的看着江勤。&1t;i>&1t;/i>

        此情此景之下,他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囡儿,你该睡午觉了,乖!跟妈妈睡午觉去。”曹文凯推着女孩进了卧室,又跟王素云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

        江勤进门,环视了一圈后笑道:“还真是好多年没上你家来了呢!”

        “还真是。”曹文凯应道:“是从你当上院长之后吧?”

        …………

        “老江,坐吧。”曹文凯一句话,仿佛时空倒流一般,竟然让江勤怔住了。

        很多年前,曹文凯还只是个高级讲师的时候,江勤也只是副教授,两人又是邻居,其实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当时曹文凯就说过,只要在非正式的场合,他就管江勤叫“老江”。&1t;i>&1t;/i>

        因为下了班就不再是同事,而是朋友了!

        …………

        “喝水吗?”曹文凯问了一句,把江勤唤回现实。

        屋子里除了客厅里多出来三个大书架,没有了电视柜之外,其他的陈设都没变。

        江勤的心情有些诡异,笑道:“来一杯你老家的野茶叶吧。”

        “……”曹文凯点点头,找出一个早年间的咖啡罐子,打开盖子,开始泡茶。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野茶叶,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他开口道。

        江勤自顾坐了下来:“你这个人呐,总是这么一成不变的。喝茶的口味,自然也不会变。”

        说完,一人泡茶,一人依旧打量着屋子,沉默不语。&1t;i>&1t;/i>

        曹文凯把茶杯摆在江勤面前,半晌才开口道:“老江,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至于是什么事……你就别装傻了。”江勤恳切道:“你喊我一声老江,就说明还拿我当朋友。”

        “听朋友一句劝,别跟傅校对着干,最后吃亏的只是你自己!”

        “不说别的,就看现在的生活条件……”

        江勤指了指周遭道:“你一个济同大学的正牌教授啊!手里面七八个国家级专利,再过两年搞不好还要变成曹院士……”

        “我们学院里,甚至是我们整个学校,你也是响当当的呐!”

        “可是你看看,那些不如你的,都过得比你好。就只有你,看似走个不停,却只是瞎驴拉磨,原地打转。”&1t;i>&1t;/i>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嘛。”曹文凯应道:“那些人,我不羡慕。”

        江勤蹙眉道:“那你死咬着这个专利产权不放干嘛?不是都说了吗?还给你一百万呀!”

        “你也别给我扯什么已经卖掉了的胡话,批都没批下来呢,你怎么卖?”

        “老江!”

        曹文凯道:“有些事情是会习惯成自然,但这件事,只能是忍无可忍。”

        “我现在也不跟你说虚的了,这次的专利产权,我想自己运作。”

        江勤一惊,忙问道:“你什么意思?”

        曹文凯叹了口气道:“就像老江你说的一样,我难道就不想过好日子,让我女儿……最起码能上个好点的学校吧?”&1t;i>&1t;/i>

        “你的意思是……”江勤有些难以置信。

        “嗯。”曹文凯立刻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我想自己把学校那8o%买下来,然后自己运作。”

        江勤抿了抿嘴唇。

        这个情况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确实,这个专利技术之所以现在被热捧,是因为完全可以预见的经济效益。

        可是……

        “你上哪去找那么多钱?”他质问道:“再说了,自己运作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研应用你自然没问题,可量产呢?销售呢?运输呢?”

        “这可全是问题啊!”

        “对了!”

        “你是不是真的傍上晋涵集团了?”江勤忽然明悟道。&1t;i>&1t;/i>

        曹文凯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说话,意思不言自明。

        江勤叹了口气道:“那是做房地产的呀!这事情可不是有钱就好使的。哎~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

        “老江,别劝了。”曹文凯道:“你就告诉我,学校那8o%的专利产权,开价多少?”

        “…………”

        江勤一下子就不知道该怎么呼应了。

        看着曹文凯的眼神,他只能艰难道:“八……八千万~”

        “呵呵!”

        曹文凯看着他,再一次哼笑道:“老江啊老江~”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8o%?八千万?”&1t;i>&1t;/i>

        “我的2o%,就一百万?”

        江勤皱眉道:“文凯,我也不跟你打哈哈。这种事……哎……”

        “那我更应该自己运作了,不是吗?”曹文凯认真道。

        江勤反驳道:“不!”

        “文凯,这样吧。我帮你联系一家企业,一定把你要到两千万以上的价格,你看这样行吗?”

        “真的,我跟你说掏心窝子的话!有了这两千万,你哪怕直接辞职都没事,下半辈子总有着落了。可你要是非跟傅校对着干……”

        “朋友一场,别太犟了!”

        “专利已经批回来了。”曹文凯忽然道:“明天一上班,我就会去找傅校谈的。”

        “陈总说了,五个亿之内,直接拿下!”&1t;i>&1t;/i>

        江勤:“…………”

        “五个亿……”

        “这帮狗日的开商,真他妈的有钱呐!”

        他无奈道:“我也是真没想到,你怎么忽然就转了性子?”

        …………

        曹文凯闻言,沉默了好久,随后拿起茶几上江勤的香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接着就是咳嗽……

        “与其被别人欺负,还不如去欺负别人呢!”

        …………

        …………

        从曹文凯的家里出来,江勤反而越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事情喜忧参半。

        喜得是,如果这个专利真能卖到几个亿的高价,学校方面无论如何都有交代了。

        忧的是,看今天曹文凯的态度,跟傅炎熙之间还指不定会生些什么事情呢,到时候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只能希望他别那么傻乎乎的,非要硬怼吧?”

        江勤皱着眉给傅炎熙打去了电话……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他要自己运作?五个亿?”

        傅炎熙可不管那么多!

        要真是能卖出五个亿,他也可以直接退休,做一个有钱有闲的富家翁了,还上个鸡毛班啊?

        “行,我就等着他吧!”

        傅炎熙笑着挂断了电话。

        …………

        …………

        曹文凯站在窗口,看着江勤的举动,也掏出了手机……

        “陈总,所有事情都被你猜中了!”

        陈晋笑道:“哈哈~我没说错吧?”

        “老师不好好教书,净想着赚便宜。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搜狗

  http://www.23tt.net/game/5186_4078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t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3t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