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双生锦 > 第八百八十四章 理家

第八百八十四章 理家

        待方锦书从净房里出来,权墨冼放下手中书册,微笑着看向她:“时辰已是不早,我们先歇着?”

        就算过了这几日,方锦书仍是觉着害羞。

        “这明明还早着呢。我给你做的那双袜子还差几针,我把这几针收了就来。”

        权墨冼笑了笑,走到她跟前道:“好娘子,什么针线不能白日里做?晚上就不要废眼睛了,还是早些随夫安歇为妙。”

        “你……”方锦书红着脸推了推他,但哪里能推得开?

        权墨冼得寸进尺,环上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明日我要去衙门里。这一去,估计就得整整一日。”

        “丫头,今天晚上你就好好犒劳我一番,如何?”他低头嗅着她的味道,在她的肩窝处蹭着,语气软软地,就好像在撒娇。

        这样一个男人,露出这样柔软的一面,让方锦书的心被猛然击中,无法拒绝。

        良宵苦短。

        当天色再次亮起,权墨冼轻手轻脚地起身。

        感受到他的动静,方锦书窝在被子里勉力睁开眼睛,声音沙哑而慵懒:“你等会儿,我起来送你。”

        送夫君上衙,乃是做妻子的义务。

        “不用。”权墨冼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时辰还早,你再睡会。”

        方锦书只觉全身懒,听他这么说了,心神甫一放松,便又进入了梦乡。再次睁眼时,已过了半个时辰。

        “大奶奶,公子说今天不必等他用晚饭。”芳菲打了热水进来道。

        方锦书“嗯”了一声,道:“你去外院问问,往日是怎么个送饭法?准备好了给他送去。”

        用过早饭,去慈恩堂里给权大娘请安。

        权夷庭规规矩矩地坐着,待长辈们说完话,他才看着方锦书道:“母亲,孩儿想跟母亲学画。”

        “行,”方锦书一口应下,柔声道:“上午母亲要处理家事。你午休后就来清影居如何?我让人把学画的材料提前备好。”

        “好的。”权夷庭乖乖答话。

        回到清影居里,方锦书让芳菲拿上对牌,到了花厅里开始理事。

        管事的媳妇仆妇尽都到了。这是方锦书嫁到权家之后,头一天理事,谁都不敢怠慢了。

        方锦书坐在镂空团刻玫瑰椅上,目光缓缓扫过厅中七八个人,道:“你们有原来就管事的,也有新近才提起来的。”

        “这家里的头一个规矩,就是凡事以老太太为先。若是让我知道了,谁怠慢老太太了,底下的人和管着他的人,一并受罚。”

        “是。”众人齐齐应了。

        “其他的规矩,想必花嬷嬷也都讲清楚了。”方锦书道:“我只说一条,事不过三。自己做了什么事,心头清楚,不要怪我到时候手下无情,撵人出府。”

        有先例在前,这句话格外有威慑力。

        训完了话,便开始分派家事。各管事依次上前,针线房、厨房、茶水房、管花木的等等都上前回话,领对牌下去。

        快结束的时候,任颖带着丫头从外面进来,笑道:“表嫂,我来你跟前学学怎么管家。”

        方锦书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既是要学,就该早些来。”

        她在权大娘跟前应承了,要教任颖管家,就没有反悔的道理。只是,教是一回事,怎么教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的态度让任颖一愣,连忙应了,将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多搬一张椅子来。”方锦书吩咐。

        芳菲应了,搬了一张椅子放在方锦书的下,让任颖坐了上去。

        “今儿是头一日,你也都不熟悉。先听听,不着急上手。”方锦书对任颖道:“我在娘家学着理事,也跟着母亲身边,看了一年半。”

        一年半?

        任颖心道:这么长的时间,她可耽误不起。

        不过,只要能待着方锦书的身边,她总能找到机会的。

        待此处散了,任颖笑着道谢:“多亏了表嫂教我,原来当家理事还有这么多学问,我竟是一无所知。”

        她这份恭维,实在是有些过了。

        才看着方锦书处理了几件事而已,哪里就有这样的感触了。

        方锦书淡淡一笑:“我还有些事,表妹请自便。”说着,便扶着芳菲的手离开花厅,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留给任颖。

        任颖呆立了片刻,才愤然跺了跺脚,离开花厅。

        回到房内,芳芷沏了八宝茶上来,方锦书慢慢喝了,问道:“任颖可离开了?”

        “回姑娘的话,她走了。”

        “把她给我盯紧些,有什么异常立刻来回我。”方锦书道:“今日她来,怎地没一个人来报?”任颖的身份是权墨冼的表妹,清影居不能拒绝她来,却不能任由她如此来去自如。

        花嬷嬷道:“是老身的错。今日看门的是才来的小丫头,规矩还没教好。”

        “不是嬷嬷的错,这些人用起来总有个过程。让她先学规矩,看院门的换个人。”方锦书吩咐。

        不是她严厉,眼下正是立规矩的时候。要是一时心软,难免就有人心存侥幸、有样学样。

        “是。”花嬷嬷应了。

        喝完了茶,方锦书吩咐芳菲:“你去找杨柳,让她把江梅、高露都叫上,明儿来见我。”既然嫁入权家,她的身份生了变化,有些事情需要重新吩咐过。

        芳菲应了退下。

        “大奶奶,要不要歇歇?”芳芷轻声问道。

        “不用了。”方锦书挥挥手,道:“这会正好有时间,你把账册都拿上来,”

        权墨冼既然把这个家都交给了她,她就要对此负责。还有她嫁妆里的田产、庄子,司岚笙给她陪嫁的店铺,她都需要心头有数。

        埋头看着账簿,不知不觉便到了午饭的时间。

        用罢午饭,方锦书在院子里散步消食后,午休了片刻。

        “作画的颜料笔墨,可都准备好了?”方锦书问道。

        “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小少爷来。”

        芳芷伺候着她净了面,换上一件半新不旧的对襟梅花纹月华裙,罩上撒花绣牡丹夹袄半臂,挽了轻便的流云髻,整个都是家常的打扮。

        “走,我们先过去看看。”

        这座宅子,相对于权家的人口来说,实在是大。清影居,就比方家司岚笙起居的院子要大得多。

  http://www.23tt.net/game/3518_3250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3t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3tt.net